高考是中国平民子弟的最佳出路

以前的中国社会曾经不断有读书无用论,尤其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及21世纪的头十年。造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我读书的时候也曾经受到这种言论的影响,那个时候的中国社会,IT产业还没有崛起,还没有程序员这种遍布全国的高薪群体,

本土制造业也还没有崛起,今天的中国,不要说进华为,中兴,联想,OPPO, VIVO,小米,随便加入一个本土中小型手机方案公司,月薪过万也很正常。

现在进入国内各大汽车公司做研发,工作几年都能月入过万。现在进入中国航天各个部门工作,年薪待遇普遍已经到了十万以上。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芯片设计公司,芯片制造公司,显示面板,家用电器公司等等。

那个时候的中国不一样,家电,汽车,电子产品几乎都是外资把持,本土就业机会很少,老百姓平时看到的有钱人,都是没啥学历的暴发户,凭借着较高的情商,能够开上好车,用上大哥大。那个时候大学毕业生进入中国航天工作,进入中国军工工作,工资低的可怜。实际上一直到2008年,还有军工企业开出一个月一千多的工资,我当时听到这个都感觉难以置信。

我读书的时候,班上的学习成绩不好的同学,经常跟我开玩笑说,你学习好又怎么样,我以后出社会了可以当老板,比你去搞科学研究赚钱的多,你看现在县城里面有钱的老板,有几个读书读的好的?我当时竟然感到无力反驳。

在当时读书无用论的气氛下,我多少也受到了影响,初中的时候,我一个同学对我说,他一个认识的人,读的是中专,毕业后定向到了某机场工作,一个月工资有1500元一个月。

1500元的月工资,远比当时的普遍工资高, 我当时听了觉得好羡慕,竟然回家对我父母说,我不想读高中了,初中毕业之后我想去读中专,这样就可以去机场找个待遇很好的工作了,我当时是真的这么想。

幸好父母思想跟得上形势,及时对我进行了劝阻,花了很多时间对我进行思想工作,我才打消了这个念头,一心一意要通过中考读高中。

现在每每想起来,真的觉得后怕,如果我的父母没有什么见识和思想,当时依着我的想法来,去读了中专,我的人生就被完全改变了。每每想起此事,我总是无比厌恶那些散布读书无用论的人。我当时很幸运的因为父母而没有受到影响,但是放眼全国,不知道多少天资聪颖的孩子受到了读书无用论的危害,从而改变了一生的命运。

实际上,今天的中国,已经彻底证明了读书是多么的有用,央视曾经播放过一个系列节目,叫做《遇见大咖》,采访的都是中国商界和科技界的顶级精英,几乎个个是学霸

潘石屹是中国石油管道学院就读,当时他在报考该校时,600个学生中成绩排第二名。

实际上,根据2010年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中国人口中,拥有专科以上学历的,注意是包括了专科,只占全中国人口的10%,如果是看本科,估计占总人口也就是5%,6%的样子,本科学历人口以全中国6%的比例,几乎包揽了商界大佬的位置。

读书无用论,到今天已经市场不大了,然而总是会有人制造各种各样的负能量,来浇灭中国人奋斗的劲头,于是今天出现了“阶层固化论”,阶层固化论的理论就是告诉你,你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你获得资源不如那些家境优越的孩子多,所以阶层已经固化了,你读书也没有希望,打破不了你现在所处的位置。

在我看来,这不过是读书无用论的一种变种而已,只不过在以前,他们是告诉你,做生意才能赚钱,读书赚不了钱,现在是告诉你,阶层已经固化了,读书改变不了你的命运,

他们很会用各种煽情的文字消磨你的斗志,他们的目的是一样的,让你放弃读书,放弃自我奋斗,当然你要是听了他们的话,人生发生了负向的改变,他们绝不会对你负责。

刘强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村里的老师都是民办教师,老师自己只读过二年级,就来教小学一年级的学生,可见教学质量之差,他在镇上是第一名,到了县城发现自己只能排在第39名,他发奋考上了人民大学哲学系,他的愿望是当官改变家乡面貌。请问刘强东小时候面临的环境,平等吗?

李彦宏在央视《开讲啦》里面说过一个故事,他那个时候特别痴迷计算机,曾经有一次他到了省会太原市,去了新华书店,发现满满几个书架,全部都是计算机相关的书籍。而在他的家乡阳泉市,同样的新华书店,他也去过很多次,关于计算机的书籍只有一本。他因此深深的感受到了资源的不平等

如果说刘强东和李彦宏的经历不具有代表性,那么就以我的高中为例子。我就说下,当年班上的那些学霸,现在都怎么样了,

我高中的班上,真的算得上家境好的,也就是20%左右,大部分人来自农村,小镇和下岗家庭,我们有幸遇到了一个很好的班主任,他高度反对所谓的“素质教育”,一再跟我们灌输不要听信媒体上什么高分低能的鬼话,我现在还记得老师说,高分低能有,那是个别现象,大部分是高分高能。整天说学习好的是高分低能,难道你是低分高能吗?

有一次,班主任从省城回来,感慨的跟我们说,他去了全省最好的那个高中一次,在那个高中的宣传墙上,有高三学生考上的大学名单,他数了一下,清华加北大光是保送的都是十几个,这还不算通过正式高考考上的,一个省清华北大名额相当一部分被该学校拿走了。

当时班主任并没有跟我们灌输努力无用,而是鼓励我们说,我们虽然教学资源客观上比不过他们,但是我们班的同学跟他们的学生是一样聪明的,我们资源不够就更勤奋点,一样不会输给他们。我们当时很受鼓舞。

如今班上的高中同学,有在加州湾区当工程师的,有在美国金融业工作的,有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的,有在香港中文大学教书的,有在国内985高校留校任教的,有在发改委的,有做建筑设计师的,有在国内银行的,有在芯片公司搞研发的。在短短十几年的时间,他们都通过高考完成了人生的飞跃。

有个同学家里出身农村,非常贫困,高中三年我就没见他有过新衣服,总是那几身,以至于远远的一看穿着,就知道是他。他后来在同济大学硕士,现在上海陆家嘴金融公司上班,在浦东买了房,那个地方的房价可不便宜。毕业多年后我和他一起吃饭,老婆是金融界白富美,他变得意气风发,举手投足变得自信,可见知识对一个人命运的改变有多么大。

在众多回答当中,有的说中国阶层固化了,贫困学生上大学没啥希望了,我看到这些不负责任的回答真的气不打一处来,说话要有证据,要负责任,那些正在努力备考的贫困学生,如果看到了这些言论,受到了影响,觉得反正阶层固化了,自己努力没有用了,会不会像当初的我一样愚蠢的想去读中专,放弃高中和大学之路?

不同家境,不同地区的学生在教育资源上是不公平的,这是事实,我们要承认。以北京大学为例,北大2016级3363名本科生中,农村学生仅占16.3%。

但是有另外一个事实被忽略了,十年前农村学子考北大比现在难的多,那个时候农村学子的比例更低,而最近几年中国农村学生进入国内一流大学的比例在不断增长。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刘云杉统计1978~2005年近30年间北大学生的家庭出身发现, 2000—2005年,考上北大的农村子弟只占一成左右。”

从21世纪初,农村学生只占北大10%, 到2016年,城市化水平提高了20个百分点,中国农村人口大幅减少的背景下,2016年北大入学农村学生比例反而上升到了16.3%。

原因就是中国政府从2012年开始在全国执行针对贫困地区学生的三大专项招生计划,这三大计划分别是国家专项计划,地方专项计划,高校专项计划。每年都会执行。

2012年,中国教育部在全国21个省份划定了680个贫困县作为“国家专项计划”实施地,此项计划全部由223所国家一批本科高校承担,也就是全部为重点大学,包括所有的985高校例如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中国科技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浙江大学,南京大学,西安交通大学。

2012年专项招收了一万人。也就是当年一万个贫困家庭的学生进入了中国一流大学。2012年成为之前的10年以来中国农村学生进入重点大学比例增加最多的一年。

当年全国连片贫困地区被一本高校录取的人数增加了约10%,2012年全国连片贫困地区一本录取率与中西部平均录取率的差距,由2011年的1.4个百分点减少至0.7个百分点。

2013年国家专项计划覆盖地区由上年的21个省份680个县扩大到22个省份832个县,参加“国家专项计划”的高校由222所扩大到263所,覆盖所有“211工程”高校和108所中央部属高校。重点高校招收贫困学生计划由1万人增加至3万人,人数达到了2012年的3倍。

国家专项计划每年招收的贫困学生人数,2014年增加到5万人,2014年,中国农村学生上重点高校人数达到31万人,比2013年增加了11.4%。以清华大学为例,2014年农村生源学生比上年增加16%

国家专项计划2015年仍为5万人,2016年进一步增加到6万人,2017年录取人数增加到6.3万人。也就是说从2012年—2017年,在中国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农村人口日益减少的情况下,通过国家专项计划受益的贫困学生数量却在增加。

在国家专项计划以外,2014年开始,中国教育部又出台了“高校专项计划”和“地方专项计划”两大行动计划。

“高校专项计划”规定,教育部直属高校和其他自主选拔录取试点高校需单独拿出2%的招生指标招收农村学生(约为8500人)。

“地方专项计划”由各省(区、市)本地所属重点高校承担,招生计划由各省(区、市)根据本地实际情况确定,原则上不少于有关高校本科一批招生规模的2%。

2017年5月,教育部引发的《关于做好2017年普通高等教育招生计划编制和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确指出:

适度扩大重点高校招收农村和贫困地区学生的三个专项计划,其中国家专项计划招生规模安排6.3万人、地方专项计划招生规模原则上比2016年增加10%以上、高校专项计划招生规模不少于有关高校年度本科招生规模的2%。各地、各部门要按照教育部各项要求,组织有关高校足额落实上述招生计划。

我们以北京大学为例,在全国农村人口在不断减少的趋势下,2016年北大录取农村学生人数却达到近年来的新高。其中相当一部分就是国家专项计划和高校专项计划的受益者。

“在农村学生招录方面,北大今年进一步加大执行贫困地区专项计划和“筑梦计划”的力度。贫困地区专项计划招生人数持续增长,校本部录取192人,人数创新高;“筑梦计划”共录取131名认定考生,其中118人为线下加分考生,人数接近去年的2倍。此外,北大还在“博雅计划”、自主招生以及高考录取中对农村地区考生进行政策倾斜。”

在2017年宣扬阶层固化论的人,他们只会告诉你贫困学生考入大学的比例低,却不告诉你这个比例和人数都在不断增加,近年来不断创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