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电军情欧洲担心美国的“保护”将更加昂贵

美国中期选举对德国意味着什么?日前,德国《图片报》网站刊发同题文章对此分析。美国问题专家克里斯蒂安·哈克表示:“传统上,德国人偏爱的总统。对肯尼迪、克林顿和奥巴马的好感足以证明这一点。就德国政党而言,社会和绿党也显示出相似的偏好。过去……阿登纳曾寄希望于艾森豪威尔,科尔曾和老布什密切合作。”然而,现在一切都与过去不一样了。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除德国选择党外,绝大多数德国政党都厌恶现任美国总统。人的胜利将成为德美关系的一线希望。德国外交政策协会美国问题专家约瑟夫·布拉姆尔认为,特朗普认为美国的北约伙伴与其说是盟友,倒不如说是一个威胁:他把它们看作对美国的出口的一种国家威胁。因此,欧洲贸易伙伴只能通过证明它们正在朝有利于美国的方向改变其进出口收支平衡来要求免除惩罚性关税。布拉姆相信,美国的“保护”将更加昂贵:欧洲盟友只有购买美国军事装备,并且帮助减少美国的贸易逆差时,才能获得特朗普的善意。那些希望美国继续提供保护的人未来必须为此付出更多——不仅要赞扬其(特朗普)对安全政策的贡献,还要赞扬其贸易政策。

默克尔卸任对马克龙意味着什么?日前,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网站刊发同题文章,对此予以关注。随着默克尔宣布将卸任党主席职务,马克龙的最后希望正在破灭:和她一起引导欧洲议会竞选。此外,爱丽舍宫也几乎不再幻想默克尔在未来几个月还能拥有贯彻大规模欧盟改革的政治塑造力。这种失望情绪对马克龙产生了一定的刺激。2017年9月,他在巴黎索邦大学热情地提出的欧洲倡议“路线图”看来已经过期。从法国的角度看,德国政府今年3月制定的承诺“为欧洲重新出发”的联盟协议似乎也过时了。法国埃贝民意调查所的最新民调结果显示,64%的法国人认为马克龙不能“显著”改变欧盟。人们不再指望达成新的德法友好条约。虽然新的《爱丽舍条约》将于2019年1月签署,但巴黎对改善诸如防务等方面的合作期望很低。法国总参谋长弗朗索瓦·勒库安特不久前在国防委员会说:“客观看来,法国和德国军队既没有相同的作战能力,也没有相同的战斗精神。”就连默克尔和马克龙2017年7月高调宣布的两国合作生产的新一代战斗机,也面临失效的危险,因为柏林要求限制出口。

俄罗斯正加快进军非洲,一系列军事计划和行动足见其焦虑。日本《选择》月刊10月号刊登题为《俄罗斯“侵蚀非洲”来势汹汹》的文章对此报道。当下,俄罗斯在非洲还算“新来户”。美国在非洲部署了以特种部队为中心的约7500名士兵和1000多人的“私营军事公司”人员,执行近100个日常任务。与美国的军事网相比,俄罗斯远不能及。在经济规模上,俄罗斯也远远落后。中国去年对非洲提供的贷款和投资总额达1000亿美元。实际上,俄罗斯正在非洲建立独立的战略据点。俄罗斯正计划在泽拉港建立海军基地,泽拉港是索马里兰临近红海的港口。俄罗斯有意在此部署两艘驱逐舰、四艘护卫舰和两艘潜艇。与泽拉港临近的吉布提,有美军在非洲的最大基地莱蒙尼尔军营与中国海军的补给基地。对俄罗斯而言,在海路的战略要冲“非洲之角”建立据点至关重要。俄罗斯正关注从“非洲之角”经苏伊士运河进入地中海的重要海上航路红海,正与苏丹探讨建设海军补给设施,与厄立特里亚磋商建设港口。此外,到今年1月,俄向中非提供了等武器,并输送了40名特种部队士兵和170人规模的“私营安保公司”。这家“私营安保公司”就是在乌克兰东部纠纷和叙利亚内战中驰名天下的瓦格纳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