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六成幼师工资不足两千 幼师月薪可差4000元

幼儿园托费一路飙升,幼师工资却持续低迷。广州市教科所一项幼儿园抽样调查报告显示,广州超六成幼师工资仅在900~2000元,其中公办园与民办园的月均收入差距达4000元。工资低导致人才难留,七成半幼师是中专学历水平,本科及大专学历仅有一成,远低于全国水平。幼师流失严重,也对幼儿园教学质量产生影响。

“广州幼师编制少,中低学历多,整体待遇偏低!” 前日,广东教育界学前教育发展论坛召开。

在论坛上,广州市教育科学研究所介绍,其此前对广州市12个区、县级市对幼儿教师现状进行了普查,并对6个新老城区200多所不同类型幼儿园的6857名教师进行抽样调查。

结果突显广州幼师队伍有五大问题:如民办园教师多,有编制的教师少;中低学历的多,高学历的少;没有职称的多,高职称的少;持教师资格证的比例低;整体待遇偏低,流失现象严重等。

该所研究员刘霞介绍,全市四成多公办幼儿园有编制,但如果把民办园纳入统计,只有6.25%的幼儿园有编制;而且幼师队伍中过半是中等学历,本科学历仅占11%,还有3%的人没有达到中等学历,“而全国幼师队伍大专以上学历的比例过半”。在待遇方面,幼师月薪901~2000元的占了六成,仅有两成多在2000元以上,甚至6%的幼师工资在900元以下。

“幼师收入低,我的学生常开玩笑,保姆工资都高过我们!”广州市幼儿师范学校高级讲师魏敏说,去年,广州市内大部分幼儿园都上调了幼师薪水,但幅度很小。

调查还显示,广州幼教系统中仅35%的老师有职称。公办园近90%老师持证上岗,民办园60%的老师没有教师资格证。该调查未提及幼儿园教学质量和赞助费等问题。

信息时报记者日前对越秀、荔湾、天河和番禺等区的部分幼儿园进行调查,发现公办、民办幼师的收入差距较大。

以公办园较多的越秀区为例,越秀区教育局综合教育科副科长黄润娟介绍,目前该区公办园教师的待遇跟小、中学老师一样,与同级公务员持平,月工资在3000~5000元,并有完善的社保、医保以及公积金待遇。

广州市幼儿教育教研会副会长、荔湾区教育研究发展中心裴光华说,荔湾区民办园幼师平均工资在1500~1600元,除去保险后1000元左右,好一点的有1800元。而公办园会给幼师买五金,工资有2000多元。

天河区公办幼师月均收入为2500元左右,民办的1500元左右。海珠、番禺等区水平差不多。一些较好的民办幼儿园,如祈福新村幼儿园会有2100~2800元。

但公办园中在编和非编制内的教师也有天壤之别。以黄埔开发区幼儿园为例,在编教师年收入6.5万,而非编制的助理老师每月仅2000多元,年薪差4万。

记者走访各区幼儿园时,发现大部分幼师认为薪酬水平偏低,但工作压力大。荔湾区的荔港南湾幼儿园共设21个班,每班都配有“两教一保”。该所幼儿园保育员薪水一般是1100元,正副班主任的月薪分别为1800元和1500元。年末会有“年终奖”,保育员有400多元,教师约6000多元。此外,幼儿园会买“三金”。 一名幼师说:“把年终奖加上去,每月收入过2000,比附近小幼儿园的薪水要高。”所以虽然学生越多,老师就越辛苦,“但是没有多少人会说出来”,她说,“干下去的原因,与年终奖有关。”

婷婷是广州人,从幼师学校毕业后进入越秀区某公办幼儿园任教逾两年,月收入1800元左右。她也坦言这份工干得不容易,“现在的孩子都是家中的宝贝,家长们十分重视每个细节,一见有媒体报道老师‘虐待’孩子就紧张得不得了,对老师很不信任。”婷婷说:“其实我们每天都绷紧神经地去关心、照顾每一位孩子,但常得不到理解。很多同事抱怨付出和收获不成正比,尤其是收入方面。”

由于收入较低,像婷婷这样的本地籍幼师很少,大部分是外来人口,因此流动性也比较大。荔港南湾幼儿园每年有5~6名幼师辞职,有的人会到附近小区幼儿园执教,有的则会选择到托管中心、早教机构等,在这些地方工资起码有3000元。

裴光华介绍,由于过低工资,造成了幼师的整体水平不高。台湾幼儿园的教师基本上是本科和硕士毕业,但广州本科毕业的幼师只有一成,大部分是中低学历。魏敏也认为因此影响了幼儿园尤其是民办园的教学质量。

据魏敏介绍,幼师的从业人员分为两类:一类是本科院校毕业,另一类则是通过幼师师范学校培训。广东省目前没有幼师专科学院,本科院校仅华南师范大学、广州外语艺术学院少数院校开设学前教育专业,每年仅1~2个班。本科院校毕业生由于行待遇不高,毕业后干幼师的少得可怜。“所以本科学生远远不能满足市场需要。”魏敏说。

另一方面,学历低又制约了公办幼儿园“拿编制”。魏敏介绍,目前全市幼儿园教师75%以上是中专院校毕业,要拿到编制最低要求是大专学历。

教研所的调查报告也显示,广州幼师的编制不到一成,其中四成公办园有编制,民办园基本没有编制。而每年市里提供的新增编制微乎其微。

裴光华表示,此前幼教会曾给广州市提出一个“整体方案”,方案核心是,建议由政府牵头,成立一个在教育部门和幼儿园之外的第三方机构,这个机构一方面可以挂靠全部幼师的档案,另一方面,负责幼师培训及幼师就业安排,通过教育代用券的形式向教师发放工资。这样,既可以保障幼师工资水平,减少教师的流动,也可以按照教育发展规律指导幼师的教学,同时也可以培训刚毕业的毫无经验的幼师,提高老师的水平。如此一来,幼儿园就单纯得多了,避免法律方面的纠纷。

但她承认这个建议受到了质疑,“幼师都归机构管,并不听命于园长,对于举办者的积极性有所削弱,”因为此方案太理想化了,至今仍未能推行。

裴光华说,幼儿园作为企业总是把效益放在第一位,如果政府不插手不牵头,没有一个限制或标准,幼师工资永远都提不上来,“不要说是本科或大专了,即使中专生都留不住。”裴光华说,“要发展学前教育事业,教师队伍要稳定,福利就要提上去。教师工资应该比广州市工资最低标准更高。”

据了解,去年国务院召开全国学前教育工作电视电话会议,部署学前教育工作。广东也称将制定学前三年行动计划。当时广东省副省长宋海就幼师师资问题曾作出批示,要求切实重视队伍建设。各地要核定公办幼儿园教职工编制,增加公办教师指标,逐步配齐幼儿园教职工。健全幼儿教师资格准入制度,严把入口关。宋海当时指出,各市要编制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并于2011年2月底前报省教育厅。但目前已到4月,广州等多市的学前三年行动计划仍未出炉。

记者了解到,市教育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学前三年行动计划(草案)已拟定,近期将提交给市政府审批并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