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主席参观的这条运河是一部全球化“简史”

当地时间12月3日,国家主席习在巴拿马城同巴拿马总统巴雷拉共同参观巴拿马运河新船闸。

两国元首来到控制室内,巴雷拉请习点击控制电脑按钮,开启船闸。随着船闸向两侧开启,满载集装箱的中国远洋海运集团“玫瑰轮”缓缓通过船闸。控制室内响起阵阵掌声。

为什么运河的船闸如此重要?受到复杂的地质因素影响,巴拿马运河并非“一马平川”,需要先通过这些船闸抬升水位,然后驶过运河中间最狭窄的区域,再通过另一侧的船闸降回到另一侧的海平面。大大小小的船只究竟是如何通过层层水闸,驶过巴拿马运河航道的?

1994年,巴拿马运河被美国土木工程师协会(ASCE)评为现代世界七大奇迹之一。事实上,巴拿马运河并不仅仅是工程意义上的“奇迹”。从运河方案的提出,到1914年巴拿马运河开通,再到2016年新船闸启用,巴拿马运河的历史不仅与这个国家的命运休戚相关,也与世界历史的脉搏同步跳动,堪称“全球化”历史的简化缩影。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全球化”成为一个国际热词,但在研究者眼中,“第一次全球化”,恐怕要追溯到1500年前后的大航海时代。

伴随着西班牙、葡萄牙发现新大陆和新航路,以香料金银为主的贸易形成了世界市场的雏形。在不断增长的海上货运需求面前,狭长的中美洲大陆成了“拦路虎”——若想抵达美洲西侧,船队不得不一路向南,取道南美洲最南端的麦哲伦海峡。

1523年,西班牙国王查理一世(即神圣罗马帝国的查理五世)明确提出了开凿一条中美洲运河的主张。1534年,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一世下令对巴拿马地峡进行勘查。但直到19世纪晚期,巴拿马运河才真正付诸建设。

19世纪中叶,巴拿马地峡正式成为连通大西洋与太平洋的交通要道。1850年,美国在巴拿马地峡修建连接两大洋的铁路,历时五年完工。

即便有了铁路运输,依然不足以满足两大洋之间庞大的贸易需求。1879年,法国人得到开凿运河的租让权,但运河的开凿极不顺利,工期不断拖延。

1903年,巴拿马在美国支持下“第二次独立”。同年,巴美签订《运河条约》,美取得修建和经营巴拿马运河的永久垄断权及运河区的永久占领和使用权。1914年,巴拿马运河正式开通。

自1920年运河向国际开放至20世纪80年代末,美国从运河过往船只中收取的费用高达450亿美元,巴方仅得11亿美元。运河周边的大片土地在当年属于美国的军事控制区,无论巴拿马的人员还是旗帜都无法入内。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亚非拉国家迎来争取民族独立和自主权的浪潮。巴拿马人收回运河主权的主张也得到不少国家的支持。

在这次访问巴拿马前夕,习主席在巴拿马《星报》发表的署名文章中特别提到:

“上世纪60年代,中国人民坚定声援巴拿马人民收回运河主权的正义斗争。为此,中国全国各地1600万人举行游行集会,成为那一代中国人难忘的记忆。”

1977年,巴美签署《新运河条约》,规定两国共同管理运河,条约期满后巴收回运河主权。1999年12月31日,巴拿马运河主权正式交还给巴拿马政府。

为使巴拿马运河顺应时代的发展,2006年,刚刚收回运河经营权6年的巴拿马政府推出一项大手笔计划:扩建运河。同年10月,运河扩建全民公投结果显示,超过78%的巴拿马投票民众支持运河扩建。

2007年9月3日,巴拿马运河扩建工程正式开工,运河的两端分别修建一个三级提升的船闸和配套设施。

最终,巴拿马运河拓宽工程于2016年6月结束。新建成的船闸可以通行49米宽、366米长的超大型船只,通行船只可以装载14000个集装箱,使得跨太平洋、大西洋运输更为方便、成本更低。在随之而来的2017财年,巴拿马运河实现货运量和收入双增,货运量创历史最高纪录,实现收入28.86亿美元。

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航运水道之一,巴拿马运河的通航情况是全球贸易的一个重要“晴雨表”。世界贸易向好,就意味着运河经济可以欣欣向荣。如今,巴拿马奉行中立、不结盟的外交政策。基本目标是:维护国家的主权与独立,维护民主;保持运河的中立地位;开展有利于国家发展的国际合作;广泛吸引外资,通过商签自由贸易协定扩大出口。